土巴兔上找装修逾期后违约金赔偿有争议消费者:感觉很被动
栏目: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2024-05-11
 本以为上土巴兔找装修公司,资金放在第三方平台有保障,但是沈阳的网友孔女士发现好像情况并不像预想的那么美好。孔女士在黑猫投诉上称,因装修公司工期拖延数月,她与装修公司就延期补偿问题产生纠纷,双方僵持不下,支付给土巴兔第三方资金监管平台的5000元尾款被冻结。  “我这边不接受装修公司提出的补偿金额,对方也不让步,现在谁也拿不到钱,消费者太弱势了。”孔女士表示很无奈。  据孔女士介绍,她这个合同规

  本以为上土巴兔找装修公司,资金放在第三方平台有保障,但是沈阳的网友孔女士发现好像情况并不像预想的那么美好。孔女士在黑猫投诉上称,因装修公司工期拖延数月,她与装修公司就延期补偿问题产生纠纷,双方僵持不下,支付给土巴兔第三方资金监管平台的5000元尾款被冻结。

  “我这边不接受装修公司提出的补偿金额,对方也不让步,现在谁也拿不到钱,消费者太弱势了。”孔女士表示很无奈。

  据孔女士介绍,她这个合同规定的施工时间是:2022年9月28日到2022年12月28日。但是到竣工时间,装修工程并未如期完工。直到六月底,装修公司在她屡次催促下,才终于把门给装上了。“我是通过土巴兔平台跟这家装修公司签约的,一共在平台支付了25000元,现在还有5000元尾款未支付,因对方严重逾期,我申请退还我这笔款作为赔偿。”孔女士表示。

  孔女士称,她与这家公司签的是全包装修,总装修费用是5万元,共分了两个合同执行,金额分别是25000元。其中一个合同是包括土巴兔为主体的三方合同,主要是水电暖等基础装修部分;另一份合同是与装修公司签订的,包含的是其余部分的装修。两个合同的竣工时间是一样的。

  因为产生了近6个月的逾期,孔女士向装修公司提出了逾期赔偿要求,她希望土巴兔能把托管账户里未支付的5000元装修尾款退给自己,算是对逾期违约的补偿。

  不过对于孔女士的这个要求,装修公司方面并不同意,这笔钱就暂时冻结在土巴兔的托管账户里。

  记者拨打了合同上留的装修公司负责人赵先生的电话。他告诉记者,根据合同规定,他这边只能赔偿一千多元的逾期费用。记者看到在第二份合同里规定了逾期违约金的赔偿细则:由于乙方原因逾期竣工的,每逾期一天,乙方按甲方已付款的0.01%支付违约金。

  记者大致算了一下,按照6个月180天(不刨除工作日)的情况下来算,5万元的装修款逾期违约金确实也仅有千元之数。

  “我觉得很生气,他们延期6个月给我造成的损失远不止千元。你想这6个月,如果我对外出租,按一个月两千算,那也有12000元了吧。而这部分损失,装修公司和平台都没有给我一个说法。”孔女士表示。

  当然对于孔女士的这个要求,装修公司的赵先生表示无法接受,“我们都有合同约定,客户提的要求我们确实无法满足。”

  更让孔女士不能接受的是,她被冻结在平台的5000元尾款的去留问题。“如果我们双方的纠纷一直没有解决的话,那么这个钱就会一直沉淀在平台的托管账户里,消费者和装修公司谁也不能动,除非有一方不妥协。”

  孔女士假设道:“要么我和装修谁也不让步,那谁也动不了这笔钱,那这笔钱就一直放在了平台上。从我们沟通的情况看,装修公司妥协的可能性不大,那要么我妥协,要么走诉讼。而如果走法律诉讼,维权成本太高了,并且需要很长时间,这个纠纷的案值也不高,而且诉讼的结果也未必能达到预期。”

  “总而言之,这种通过平台签订的三方合同对消费者来说太被动了。”孔女士感慨道。

  就孔女士的遭遇,土巴兔方面回应称:就这位业主的情况,平台客服人员也一直在协助她处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1、平台要根据业主和装修公司签署的施工合同来沟通延期赔偿问题,但业主不接受,说施工合同上的延期赔偿少,施工合同细节也没有告知客服,对协调造成了难度;2、作为第三方平台,我们本着公平公开的态度解决问题,会根据合同约定为业主争取合理合法权益,超出合同范围的赔偿,需要业主与装修公司双方沟通达成一致,如无法协商一致业主也可寻求司法帮助。

  “我目前感觉,这种三方合作对消费者来说体验很不好,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维权成本很高,处于很被动的局面,很容易遭受损失。”孔女士无奈的说道。

  “装修就上土巴兔”,当年O2O大火的那几年,土巴兔横空出世,公交地铁随处的可见这条广告标语。

  土巴兔业务曾经分为自营家装业务和线上平台业务。不过自营业务并没有维持几年,2015年土巴兔开始自营家装承包服务,2017年末开始收缩,2019年末终止。从2020年开始,土巴兔主要从事线上平台业务,充当中介的角色。这种转型带来的好处是,平台的轻资产化运营,就类似家装界的淘宝的角色,但是也带来了相应的负面,就是用户体验的下降。

  在黑猫投诉上,类似孔女士的遭遇不少,有的消费者装修逾期和维权时间加起来长达一两年之久未予解决。而对土巴兔来说,虽然轻资产化运营了,但是营收方面也并不理想,上市计划也一再搁浅。

  从2018年开始,土巴兔就开启了上市之路,截止2022年,土巴兔上市一波“五”折,仍未成功。

  去年招股书显示,3年来,土巴兔花了6.6亿元买流量,而这是三年利润之和的三倍。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间,土巴兔的营收分别为6.80亿元、6.15亿元、6.5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982.13万元、8662.69万元、7032.73万元。在营收微增的状况下,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8.79%。

  2019年-2021年,土巴兔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94亿元、3.45亿元、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7.90%土巴兔装修猫腻、56.05%、61.12%。其中流量获客费用也是逐年攀升,报告期内,土巴兔流量获客费用分别为2.06亿元、2.15亿元、2.40亿元,占当期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0.31%、35%、3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