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安:黑天鹅事件不断发生三大趋势不变
栏目: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2024-05-09
 世界的面目越来越模糊,波动性越来越大,能影响到企业的“黑天鹅”层出不穷,以至于一些学者认为VUCA已经不能精准形容大家的感受了。有学者在2016年提出了一个新名词来概括时代的特征,叫BANI,即脆弱性(brittle)、焦虑感(anxious)、非线性(nonlinear)和不可知(incomprehensible)。  脆弱性,就是稳定运作的政治、经济、金融、卫生等系统变得很脆弱。焦虑感,指

  世界的面目越来越模糊,波动性越来越大,能影响到企业的“黑天鹅”层出不穷,以至于一些学者认为VUCA已经不能精准形容大家的感受了。有学者在2016年提出了一个新名词来概括时代的特征,叫BANI,即脆弱性(brittle)、焦虑感(anxious)、非线性(nonlinear)和不可知(incomprehensible)。

  脆弱性,就是稳定运作的政治、经济、金融、卫生等系统变得很脆弱。焦虑感,指大家感觉不确定,更加不可控,更加焦虑不安。

  非线性,指很多挑战慢慢到了一个临界点,突然引爆出很多“黑天鹅”。不可知,指太多的因素、太多的力量交集,变得难以理喻。

  穿越变量无数的周期,杨国安在新书《数实融合》中从三个时代特征出发,提出了对于数字化变革的三大趋势:

  科技驱动产业升级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必然趋势,生成式人工智能已经具备了创造力。

  人们现在只需要支付少许费用,即可获得一个生活或工作上的私人AI助理。与此前的AI更多是一个线下的、单一场景的提效工具相比,现在的私人AI助理可以提供各种创意,从写文案到写代码到答疑,一应俱全,它会自行联网去搜索、整理答案。

  包括但不限于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前沿数字科技正在与更多实体产业融合,我们的生产、生活迸发出了许多新的曙光。

  未来汽车正在走进现实。现在购买一辆智能电动车,人们在进行刹车、偏离车道、跟车巡航、泊车等操作时,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已经可以为人们提供高效的决策支援,让人们不那么累、不那么紧张。泊车操作不太熟也没关系,系统有过几次经验后,人们可以站在旁边看它自动停好。

  未来电力正在走进现实。能源已经不再是教科书上那么传统的样子,光伏、风电等可持续的分布式能源已经成为能源供应中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

  在前沿数字科技的助力下,人们不再只是纯粹的电力消费者,也可以是生产者。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家的阳光和风力发出来的电,不仅可以自用,也可以出售给电网或附近的企业。

  未来家居正在走进现实。家居行业已经实现了“所想即所见”,即消费者心中所想可以完全变成效果图。

  一些先行者在打通设计与制造两个不同的产业链环节,用数字技术加持工业化流程,如此一来,装修时超预算的成本、施工噪声等问题会消失不见,出现在家里的会是可快速组装的、尺寸精准的预制家具。人们看到的装修完成品,就是当初效果图呈现的那样。

  未来农业正在走进现实。从无人机到物联网,AI支撑的高效工具可以确保国人的粮食安全。如今,每两三件棉织品衣物或每一两粒大米中,就有一件或一粒曾被无人机作业过。

  两个完全没有种地或农场管理经验的年轻人,在各种智慧农业设备的支持下,可以管理3000亩棉田并实现盈利。而且纯粹的技术挑战并不算大,只用把城市里已有的高技术产品改造成适合农业场景的设备即可。一旦种地由机器人完成,粮食自由的世界就将出现。

  未来终端正在走进现实。智能手机的出现和普及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催生、革新了大量产业。

  现在,与人类身体的贴合度更高的下一代智能终端已经出现了,无论是AR眼镜还是VR(虚拟现实)头戴式设备,都会带来崭新的、极致的沉浸式体验。

  人们会看到一个虚拟与现实高度融合的世界,人们与它交互不再靠键盘、鼠标或触摸屏了,而是靠更符合人体习惯的手势、眼动、语音等。未来可能会出现一个目前还不存在的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一道构成人类的生命空间,甚至让人的意识与记忆在数字世界中实现永生。

  整个世界的运转逻辑在近些年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并且以美国挑起贸易争端、俄乌冲突、新冠疫情、房企爆雷等尖锐的方式爆发了出来。

  面对种种杀伤力惊人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多企业的经营状态不再稳定,企业家内心的焦虑和迷茫与日俱增。

  于是,很多企业家试图去关注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变化,然后针对这些变化去筹划自己的策略以消解其中的不利影响。这么做并没有错。但若在此间沉溺太久,从投入产出比来看并不划算,因为有太多事情超出了人们的可控范围。

  这时候企业应该做的,是寻找确定性,在那些一定会发生的确定性中找到自己可以发挥的空间。

  从微观上看,不管世界怎么变家居装修效果图,客户永远想要更便宜的商品、更快的送货速度、更好的用户体验、更丰富的供给。

  要实现这些,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科技的进步。如今新一代的数实科技已经相对成熟了,数字孪生、XR、AI、算力、机器人等已经不再是实验室里的黑科技。

  比如,很大程度上由GPU(图形处理器)提供的算力并不存在核心技术门槛,只是产能不足、供不应求而已。数实科技接近或达到了产品化的阶段,正在与行业技术做更紧密的融合,融合的曙光非常多。

  从宏观上看,中国经济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当前中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经济增长正在实现由要素投入驱动向技术创新驱动的跨越。中国政府认为,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的自立自强,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从早期的进行技术模仿和改良,进阶为有实力去探索前沿科技和基础科学,并在部分领域与世界先进水平并驾齐驱。

  国家一方面集中力量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重组科技部,组建了中央科技委员会;另一方面也意识到了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不仅仅是成果应用的主体,还应从基础研究、应用技术研究、技术创新、成果转化等方面发挥主体作用。

  这就是确定性。如果人们打算带领企业突破内外局限,穿越长短周期,科技会是人们最有力的抓手。

  20世纪90年代后,商业世界很喜欢用VUCA来描述快速变化的商业环境。VUCA在数字技术最先落地的互联网行业体现得尤其明显。

  1995年8月,网景(Netscape)的股价在IPO(首次公开募股)首日大涨,引爆了声势浩大的web1.0浪潮。2005年,美国的新闻集团以5.8亿美元收购MySpace,推动web2.0浪潮波及全球。

  两波浪潮相距不过10年,之后互联网世界的变化速度进一步加快。2013年前后,脸书(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百度以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亿美元收购UC优视,以及微信的爆炸性崛起成为移动互联网在C端(消费者端)引爆的标志。

  不过5年时间,产业互联网的浪潮又席卷全球。2018年左右,微软、谷歌开始大力发展云业务,阿里云的“飞天云操作系统核心技术及产业化”获得中国电子学会科学技术奖设立15年以来的第一个特等奖,腾讯则决心“立足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并专门成立了统筹产业互联网业务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之后不到3年,产业互联网进入深水区,但全球90%的IT(信息技术)支出仍在本地时,商业世界再次出现新浪潮。

  以VR/AR、数字孪生、独立经济系统、低延时等为特征,以Facebook更名为Meta为高潮的“元宇宙”,在2021年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

  在同一年搅动了全球互联网世界的还有以“用户拥有价值”为理念的下一代互联网web3.0,它包含了确权、分布式、去中心、crypto(加密)、NFT(非同质化通证)等元素。

  在元宇宙和web3.0有些偃旗息鼓的2022年底,OpenAI推出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将生成式人工智能推到了世人面前。人们惊讶地发现,不是只有人类才能进行内容生成,AI不是只能做智能推荐,AI也能创作相当优质的内容。

  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说:“我们最开始以为这是互联网十年不遇的机会,但是越想越觉得这是几百年不遇的、类似发明电的工业革命一样的机遇。”

  人们以为产业浪潮10年一大变已经很快了,但变化的周期竟然缩减为了5年,又缩减为3年甚至1年。这还仅仅是指产业界巨擘和创业者纷纷下场投资,唯恐落后于人的全球级浪潮。那些投入力度相对小一些,参与者相对少一点,影响力没有广泛出圈的行业级风口更是令人眼花缭乱。

  技术迭代导致的行业发展周期缩短,只是过去这几年中国企业家面对的高度不确定性的来源之一,外部环境的骤变也远远超出了企业家的控制范围。

  中美关系出现变化,美国从对华加征关税发展到对高科技领域进行出口管控、投资管控。大家想不到俄乌冲突会如此剧烈且至今仍未结束。大家也想不到国内的经济监管政策直到2023年才进入了常态化阶段。这就是时代的脆弱性和不可知性。

  在分析了当今世界的重要特征后,杨国安从提出了对于数字化变革的三大趋势,并给出了相应的应对建议。

  身处变量层出不穷、变化周期越来越短的世界,对不确定、不稳定、非线性、模棱两可、复杂的现状感到焦虑、难以理解、脆弱,实属正常。

  假如看准未来三五年的长期趋势(如科技自立自强、人口老龄化、碳中和、乡村振兴等),再去倒推公司经营的话,方向不会走偏太多。

  长期趋势中一个很重要的、对绝大部分企业家而言必须面对的趋势就是科技进步不会停滞。无论人们印象中的现代世界多么变幻莫测,事实上科技进步一直在发生,一直在推动人类迈向更好的生活。

  在漫长历史中的很长一段时间,人类毕生从事的是体力劳动和操持家务,夜幕降临时只能点燃蜡烛,半夜睡醒得去户外如厕。随着能源、交通、通信、冶金、化工、建筑、材料、生物等领域都出现了重大创新并且相互促进,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发生了全面性的变化。

  人类有了电、煤气、电话、自来水、下水道、高楼大厦、汽车、飞机,生活便利程度大增,同时还有了大量提供新奇娱乐方式的设备,比如留声机、收音机和电影放映机。

  以半导体和软件为核心底座的数字技术,向各行各业不断赋能,影响力在70多年间越来越深,覆盖范围越来越广。前文提及的近30年互联网行业的诸多全球性浪潮,也是其中的注脚,每一股浪潮背后的核心推动力也都来自技术的进步。

  网景浏览器的背后有Java编程语言,诸如社交网络、博客、这样的产品形态仰赖于XML、AJAX、RSS、Wiki、P2P、IM等技术的成熟。

  云业务依靠分布式计算、载荷、存储、虚拟化等技术。元宇宙仰赖于显示、追踪、交互等技术的进步,web3.0重度依赖区块链的成熟。ChatGPT则体现了大型语言模型与强化学习等技术的出色结合。

  各类半导体芯片、电脑、互联网、算法、软件等技术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往往可以刷新用户和客户的体验,重塑生活与生产方式。如今人类的社交、被尊重、自我实现等精神层面的需求得到了极大满足,人类展示自我个性的深度和广度亘古未见。

  这一波波的技术突破和产业升级,对企业家、企业而言意味着洗牌。能跟上趋势的大量新生优秀企业有机会成长为新时代的巨头。

  比如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微软、英特尔,PC(个人计算机)互联网时代的谷歌、亚马逊、Meta、腾讯和阿里巴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美团、滴滴、优步、字节跳动,最近这几年的特斯拉、OpenAI等。

  从科技层面来讲,数实融合的诸多技术已经成熟了。它们已经走过了论文、实验室等阶段,逼近了产品化、商业化的临界点。

  自2009年中本聪上线比特币后,以商用密码算法为核心,结合了分布式网络通信及存储的综合应用技术区块链登上了历史舞台。

  随后,智能合约、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token)等技术产品的出现,让开发者可以便捷地在区块链平台上开发出各行各业的区块链应用,并确保数据权益的归属和可交易。

  区块链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的特性又被推广至游戏、内容出版、供应链溯源、司法、金融等各行各业,催生了2021年的web3.0浪潮。

  为了追求更高的性能与更小的功耗,CPU(中央处理器)、GPU的制程工艺越来越小,当逼近当前技术的极限时,人类总能让新一代技术实现落地量产。当应用了几十年的MOSFET(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场效应晶体管)逼近自己20nm(纳米)的物理极限时,它已经控制不好电流,漏电率的升高令业界无法容忍。

  这时,1998年发明的FinFET(鳍式场效应晶体管)派上了用场,英特尔在2011年推出了商业化的FinFET工艺技术,其他代工大厂也迅速跟进。

  当FinFET逼近自己7nm的物理极限时,1990年提出概念的GAAFET(全栅极场效应晶体管)将带领晶体管进入5nm及以下的领域,并且已经被三星在2022年实现了3nm的量产。

  科技突破其实很少体现为单一技术的突破,而是多个关键技术如算力、算法、协议、交互等技术在相近的时间点同时爆发,这样才能对产业升级形成足够大的撬动力。

  科技成熟了,如何在不同产业应用,带来新的变化?换言之,如何选择技术应用的方向?这就涉及关于未来的另外一个确定性——中国企业家除了锚定科技进步的趋势,还要看政府规划的指引。

  企业家在政府支持的主要方向寻找创新突破、解决痛点,是更高效的顺势而为。如今政府给出的指引十分明确,即推动数字科技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让各类资源要素互联互通、快速流动,打通堵点卡点,降低交易成本,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和安全水平。

  重点是要用AI、算力、机器人、数字孪生等数字科技来为实体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源源不绝的内生动力。“动力”,并不仅仅是指完成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在产业、企业中的落地更多体现为通过成熟数字技术把业务“在线化、数字化、智能化”,以打通数据孤岛和挖掘数据价值,帮助企业在内部实现降本增效,它更偏向现有科技的应用。

  “数实融合”则更多偏向未来科技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和模式创新,在不确定性更强的世界里,用更加前沿的数字科技给用户和客户带来完全不同的使用体验,给企业带来商业模式的创新,乃至于重塑整个产业链的形态。

  中国政府也不希望数字经济起到的作用仅仅是降本增效。工信部将大力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目的之一,明确为“推动制造业产业模式和企业形态根本性转变,以‘鼎新’带动‘革故’,以增量带动存量,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